黄土与戈壁

来源:嘉峪关日报2019年06月04日字体:

●吴万先

故乡似酒,愈久愈醇。一直让我沉醉迷恋的是家乡那片厚实的黄土和黄土之上的生长:那代代不息、生生不息,孕育着生命,蕴藏着无限生机,流淌着自然,固守着温和、宽泛、深厚、沧桑、久远,生长着期望、神韵、色彩、生命和喜悦的就是那泛着清香的黄土。对游子而言,故乡是魂,而那厚厚的黄土才是根。

走过苍凉、无垠,面对空旷、落寞和不着边际几近窒息的戈壁沙漠,才知晓她背后闪耀的历史真容,流淌的生命之河。在一望无际和不知归途的天地间,我们的祖先早已用生命之灯,趟过沙漠,开垦绿洲,在这片浩瀚大漠中走出金色大道,筑起灵魂的脊梁,上苍动容,山川翘首。太阳和月亮洒下慈祥的目光,拽住远古的风情,让死一般的沙漠扶曲低吟,初显在灵魂深处的生命本真,回荡着远古的韵律。沙漠、边关不仅仅是风尘和沙砾的家园,也是一个个灵魂的奔走和守望。沙漠之上,辉煌和繁花的世界何其精彩,又是何等苍茫和神秘。

黄土与戈壁,看似干渴的皮肤下,都蕴藏着无限生机,生命的底色是那样丰富清晰:不管是深厚的黄土还是无垠的沙漠,流淌着绵绵不息的生命之河。

大地之爱,多么富有生机和神韵:太阳光芒穿过沟壑、山梁、田野,斜铺在土地上的那种安详和煦,仿佛跟随着父亲的脚步,让种子带着温暖、光明,游弋在温和的土地里,生根发芽,张开渴望的眼睛,接受黄土的滋养;母亲踩着阳光的脚步,像喂养怀中的孩子一样,亲昵着庄稼,呼吸着大地的芬芳,收藏黄土之上的色彩,面对阳光、面对土地,那种从容和安详,流露的眷恋、亲切与温情,荡漾在碧波如涌的田野里,天地之间如此温润和静美。

歇在地头的爷爷,一锅旱烟让他和土地有了更多的亲密,坐在松软、密实的土地里,那种舒坦、舒畅、自然、惬意、清爽,还有融在骨子里黄土的酥软、气味,浓烈深厚的情愫,仿佛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,是土地的主人,替黄土说着最宽泛朴素的语言。他的旁边,是卸下犁耙的老牛啃食着青草,那种享受,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青草的嫩香,让老牛沉迷、痴恋,步态从容,有节奏地向前移动,就像放下心事的爷爷,在土地里才能找到他的世界,一切都是这般自然和安逸。

而沙漠,一片戈壁,就像是老去的土地、粗粝、干涩,又像土地走到生命的尽头,失去了色彩,步入漫长的冬季,长眠不醒,失去了感知。那时,我们常常怀疑,那些坚硬的沙砾、沙堆,一定是土地上走失的孩子,离开黄土的流浪,找不到家园的彷徨,是土地的另一种肤色。就像我们离开母亲、离开家乡一样,突然没有了根的呼吸,无望而茫然。

戈壁上升起的太阳,也失去了风情,那样焦躁、沉闷、孤单,像心事很重的人,迷迷离离、昏昏晕晕,像是停顿,又像在等待,失去了温情的光辉。即将沉入沙海时,才露出了不舍的容颜,泛着红晕的脸庞,给了戈壁最后一丝留恋和回眸。

月亮也是那么深远,寂寞得像失去了爱情,像海里的一盏灯,没有了温润,失去了风情。她的寂寞就像她的影子那么缥缈、恍惚。

其实,沙漠的表象,掩盖了其深藏的传奇和雄浑,就像线一样的小道,云一样漂浮,可它的尽头绝不是虚幻的海市蜃楼,而是难以想象的壮丽和辉煌。大漠之中,有着古老的沉淀、生命的奇迹,那些鲜活的存在忘记了时空,它的心脏还是那么青春,许多故事还睁着眼睛,还在倾诉。正因沙漠的宽广、辽阔、浩渺才能容得下那么多璀璨、神奇,那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魅宝,带有神话的绚丽,久远神秘,令人心驰。这是另一个世界存在的王国。

如渺渺之中,突然看到一棵树或一只骆驼,拟或是一朵云,想象她的生长和存在,是一种奇迹,是一种抗争,是一种生命的运行。如画家不经意的一个点或一处绿,藏着深意和隐喻。然而,奇迹就在那儿,这是天地相接的忘我,风沙永不停歇地奔跑,是一种指引,就像梦的出口,一定有个美丽和浪漫的结尾。这是跋涉之后的回馈,是生命不竭的另一种繁华和再现。

再看那四季不变的雪峰,看深涧日夜奔流的河水,千年不变的面目是何等的坚硬与俊丽,这不是世纪的遥远,而是站立的时间和沧桑;走过松软厚实的黄土,收获那种古朴自然风情,那是最原始的繁衍和生长,浓郁的温情和质朴,由衷感叹澳门美高梅娱乐的逼真和厚重的质感,是黄土赐予我们生命的源泉。

黄土与戈壁,就像一个纽带、一条河流、一种声音,在穿行在流淌在共鸣,让天地的深厚与宽广,起伏与波澜,干涸与旷远,丰富与神秘那样富有传奇和精彩,就像我们始终在路上,接受大地给予不同的肤色与滋养,给予不同的人生和收获。


作者:吴万先 责任编辑:李沛丰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嘉峪关澳门美高梅正网网
官方微信